• 中國財經新聞網
  • 關于我們|
  • 網站合作|
  • 聯系我們
  • 主頁 > 滾動 > 正文

    成都5家三級醫院1年被欠費超千萬 常年存“死賬”

    2015-12-19 11:02:54  |  來源:  |  編輯:  |  

    制圖/姜宣憑

    伴隨著多項醫衛信息化政策的出臺以及醫改的不斷深入,醫療機構也在積極做出戰略性轉變,“以病人為中心”,破解就醫難題。另一方面,記者深入調查發現,醫療機構自身也被一個難題困擾,多數醫院對此“無能為力”。

    2015年1月,燕子遭遇車禍被緊急送往成都大學附屬醫院,蘇醒后智力如3歲小孩,不知道自己是誰、家在哪里。今年10月,華西都市報報道了此事,引發多家媒體關注。

    12月17日,記者從成都大學附屬醫院得知,燕子仍沒找到家人。如今,快一年過去了,成都大學附屬醫院仍堅持治療她的并發癥,讓護工照顧其生活,然而,燕子已欠醫院15.5萬元。

    對于燕子何去何從的問題,“我們也很頭痛,完全沒辦法”,該院醫務科副科長張鴻彬十分無奈,“一年中,我們聯系過燕子可能的戶籍地,對方說沒有這個人;找過民政部門,燕子住院治療的條件卻沒法滿足;找過衛生部門,對方卻只針對無支付能力的救助對象,燕子遇到的情況是有肇事方的。”

    找不到家屬,燕子所欠的10余萬元由誰支付?院方十分頭疼,并且,醫院不僅為燕子,還為其他患者墊了不少錢。那么墊資情況是否常年存在?其他醫院是否也有這種墊資負擔?

    12月16日,華西都市報記者對成都多家三級醫院進行了調查,包括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成都大學附屬醫院、416醫院、363醫院等,調查發現,多數醫院常年存在高額墊資的問題,基本是“死賬”,僅2015年,其中5家三級公立醫院被欠費的總額近千萬元。

    這些費用由誰承擔呢?多家醫院都很無奈:欠款總額往往超出了疾病應急救助金,絕大多數費用只能由醫院自己承擔。

    常年存在“死賬” 多數醫院自行承擔

    在記者采訪成都市各大三級醫院時發現,醫院常年存在類似的“死賬”、“爛賬”,有的醫院沒辦法“消化”,只能自己承擔,也有的醫院是醫院承擔大部分、相關科室醫護人員承擔小部分。

    經記者統計,2015年,包括華西醫院在內的5家醫院被欠費的總額接近千萬元,其中,華西醫院最高,超過600萬,成都大學附屬醫院超過100萬,成都363醫院約85萬。

    成都大學附屬醫院胸心外科殷醫生說,她常常遇到病情危重的車禍傷者,經醫院全力搶救、生命體征穩定后,傷者卻無力支付費用的情況。“出于人道主義,醫生應無條件接受所有來醫治的病人,盡全力挽救病人生命,但醫生費了心血,加班加點通宵做手術,遇到這種欠費的情況,非常頭疼。”

    成都416醫院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基本上采取“掛賬”方式處理被欠費用,因為有極個別的病人,有錢以后也會來補交,但他強調,這只是極個別。

    欠費人群中“三無病人”占多數

    在欠費人群之中,“三無病人”占多數。成都大學附屬醫院醫務科副科長張鴻彬表示,醫院每年要接到至少70個欠費的病人,最多的欠幾萬元,最少的也欠了幾十元,基本上是“三無人員”,有一些是家庭貧困的人,他們一般會給醫院寫欠條,還有個別是故意拖欠的。

    之所以出現這么多欠費病人,張鴻彬說,可能是因為醫院距火車北站僅600米,流動人口多,所以接收的“三無病人”概率高,“醫院曾經探討過應對之策,也嘗試過,可是沒有作用。”

    成都416醫院住院部蔡輝則告訴記者,醫院出現不少欠費者也可能和醫院處于成都北門附近有關,這里流動人口較多,另外,也可能是因為醫院病人住院“少預交多補交”的規定,讓有些人“有空可鉆”。

    疾病應急救助基金 醫院稱申請難

    記者了解到,2014年,成都就已經公布了疾病應急救助實施方案,設立了成都市疾病應急救助基金。

    據了解,疾病應急救助基金主要用于支付救助對象的急救醫療費用,救助對象是在成都市域內發生急重危傷病、需要急救但身份不明或身份明確但無力支付相應急救醫療費用的患者,有負擔能力但拒絕付費患者則不在這一救助范圍內。

    成都一所三級公立醫院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疾病應急救助制度的實施,能緩解醫院墊資負擔,但是,申報救助金極為困難,2015年上半年,該院申報了60多名需救助的患者,但只申請到4個名額,拿到幾千元,如今,下半年的補助正在審批。另一家三級醫院的負責人也證實稱,符合要求的病例少,補貼比較難拿到。(見習記者 寧芝)

    上一篇:加元跌破72美分創11年來新低    下一篇:美聯儲加息利空根源在中國自身 中國應加快改革
    福建31选7开奖180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