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財經新聞網
  • 關于我們|
  • 網站合作|
  • 聯系我們
  • 主頁 > 要聞 > 正文

    今年財政提前發力支出 穩增長有后招

    2015-12-18 16:17:33  |  來源:  |  編輯:  |  

    陳益刊

    為托底經濟,財政“踩油門”。今年財政支出提速明顯,尤其自7月起,財政支出連續5個月保持20%以上的高增速,結果是12月將罕見地出現負增長,所謂的年末“突擊花錢”現象將成為歷史。

    盡管在目前的預算體制下,專家對部分政府資金是否真正花出去存疑,但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一致認為,如果政府不加大花錢力度,經濟會更糟。

    在中央定調宏觀政策要穩的背景下,明年或仍將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接受本報采訪的專家認為,繼續發揮財政穩增長,需要赤字率進一步提高,置換債券額度也可能擴大。此外,在穩增長需穩投資的背景下,城投公司在基建投資領域內也將發揮重要作用。

    支出提速托底經濟

    12月14日,財政部公布了11月財政收支情況。今年1~11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50223億元,比去年同期同口徑增長17.4%。而根據2015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報告,今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171500億元,以此推算,12月的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約為2.1萬億元。

    與2014年12月的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5萬億元相比,今年12月一般公共預算支出或出現同比負增長。

    多位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的專家表示,這種算法合理可行,基本上能倒推出12月實際財政支出。

    上海財經大學教授鄧淑蓮對本報記者表示,12月份財政支出出現負增長很少見,這主要由于財政支出明顯提速,不再有年末“突擊花錢”現象。

    年末“突擊花錢”并非指政府亂花錢,而是指政府最后一個月將財政資金集中支出。

    中國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以前12月單月財政支出最高能占預算資金的近28%,近些年逐步下降,今年12月份降至不到預算資金的13%,這樣來看不算“突擊花錢”。

    今年之所以能夠避免“突擊花錢”,與資金撥付效率提高不無關系。根據財政部數據,今年1~7月,財政部加快下達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資金,已下達全年預算的95%,同時加快下達中央基建投資預算,截至8月31日已下達96%。

    中央7月份之前基本將轉移支付資金撥付給地方,地方花錢速度也明顯加快。全國財政支出從7月份開始,連續5個月均保持20%以上的同比增速,其中10月支出同比增速更是高達36.1%,創41個月新高。今年1~11月累計,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為預算的87.6%,比去年同期進度加快5.1個百分點。

    接受本報記者采訪的專家都認為,財政支出提速對經濟起到了托底作用。

    穆迪投資者服務有限公司副總裁諸蜀寧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前11個月財政支出具體項目來看,反映地方基礎設施建設的城鄉社區支出15048億元,同比增長35.1%,另外教育、農林水利支出也保持較高增速,這就反映了穩增長需穩投資的背景下,財政支出“踩油門”。在前11個月的固定資產投資中,基礎設施投資增速明顯高于其他領域,這里政府投資起了關鍵作用。

    效率仍有提高空間

    盡管今年12月份財政支出可能出現同比負增長,但與其他月份財政支出的絕對金額相比,2.1萬億元仍然最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省級國庫人士告訴本報記者,財政支出相對集中在12月份有體制上的原因。

    “年底‘突擊花錢’真不是財政部門想這么做,我們實行的是國庫集中支付制度,錢跟著項目進度走,項目進度沒進行到那個程度,財政資金就不能撥付,這些錢肯定就結存在國庫里。到年底,按照權責發生制,這些錢就必須列支,這反映在財政支出上,就是12月份財政支出金額比前些月份大。”上述省級國庫人士稱,“近些年財政支出進度明顯加快,我們派專人來盯項目進度,一般要求9月份項目進度完成90%。”

    由于被寄予了托底經濟的厚望,最后一個月的巨額財政資金是否真正花出去,引發了業內人士的關注。

    楊志勇表示,雖然最后一個月財政支出金額很大,但這筆錢是否真正花出去還有待觀察,一種情況是其實這筆錢早就花出去了,只是年底結賬。另一種情況是,支出采取權責發生制,錢并未真正花出去。

    鄧淑蓮也對部分財政資金是否真正花出去存疑。

    她稱,因為從現行體制來看,中國的預算開始執行是3月份以后,等到中央的錢撥下來時,往往存在地方上還沒確定具體項目的情況,而地方立項常要到五六月份,部分項目真正開工可能到7月份,按道理一年期的項目不可能在半年內完成,一般項目完工要到來年,所以預算執行情況比較差,感覺錢年內很難花掉。

    李克強總理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表示,要優化財政支出結構,大力盤活存量資金,提高使用效率。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副所長白景明此前表示,盤活財政存量資金,是穩定經濟增長、調整經濟結構的重要一步。

    明年財政還有后招

    在中央多次強調宏觀政策要穩后,業內普遍認為2016年仍將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力促經濟平穩運行。

    在今年前11個月一般公共預算保持17.4%(同口徑)同比增速的情況下,財政收入(同口徑)同比增速僅為5.7%,財政收支增速相差11.7個百分點,收支矛盾愈加凸顯。

    楊志勇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財政明年減稅任務重,而為穩增長,財政剛性支出不減,這需要提高赤字率。

    在今年11月份,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對赤字率3%“紅線”的科學合理性提出質疑,多數接受本報采訪的專家認為,中國赤字率有望進一步擴大。

    2015年官方口徑的赤字率已提至2.3%。楊志勇表示,赤字率有一定的提升空間,在債務可持續前提下,提至3%也未嘗不可。

    此外,地方政府債券置換存量債務(下稱“置換債券”)的額度也有望進一步擴大。

    今年財政部將地方存量債務分類納入預算,轉為余額管理,對今年到期還本部分發行債券進行置換,已下達3.2萬億元置換指標,為地方騰出資金用于重點項目建設創造條件。

    而上述省級國庫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從目前了解的情況來說,限定的14.7萬億地方政府債務被財政部框定在3年之內全部置換完畢。而在財政部給各地確定的債務限額數字內,地方可以自主確定置換債券和新增債券的額度和進展。

    諸蜀寧還告訴本報記者,除了擴大財政赤字、增加置換債券等方法來發揮財政的穩增長作用外,更重要的是,還需要繼續發揮地方城投公司在基建領域的投資作用。目前政策支持城投公司在建項目融資,并放寬了城投公司發債條件,事實上,銀行信托也在追捧城投公司。

    此外,明年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也在積極推進。據民生證券研究院執行院長管清友的估算,不到兩年時間里,國家推出的示范、推介項目與已簽約但未納入中央項目庫的項目之和已經超過2400個,合計金額至少達5萬億元。

    PPP項目吸引社會資本投資公共服務領域,既有利于發揮市場機制作用,提升公共服務質量和效率,又有利于減輕當期財政支出壓力,平滑年度間財政支出波動,防范和化解政府性債務風險。

    上一篇:習近平描述“中國網絡觀”    下一篇:國務院:深化先照后證改革 開展證照分離試點
    福建31选7开奖180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