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財經新聞網
  • 關于我們|
  • 網站合作|
  • 聯系我們
  • 主頁 > 要聞 > 正文

    明年經濟工作的八個關鍵點

    2015-12-18 16:17:32  |  來源:  |  編輯:  |  

    周子勛

    由要素型的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是經濟轉型的首要目標。我國在專利申請的數量上領銜世界,表面看起來,我國的創新有了很大進展,但到現在為止,中國一直只是“創新海綿”,而就轉型發展的目標而論,只有真正擺脫“創新海綿”式的發展,才能算得上真正實現轉型。我國未來的改革難度越來越高,因此要高度警惕改革空轉,即改革只停留在紙面上,在實踐中并未推動。扭轉這種局面的關鍵是要讓社會力量廣泛參與改革,推動改革自下而上推進。

    通常認為,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召開前的政治局會議是對來年經濟工作的定調。中央政治局14日的會議的確為來年經濟發展勾勒出了基本框架,政策布局正逐步清晰明朗。綜合近期中央幾次高規格會議和高層的講話,明年經濟工作重點取向已經明晰。筆者將其歸納為八個關鍵點。

    第一,明年GDP目標如何定。雖然今年步入新常態的中國經濟遭遇諸多挑戰,但完成預期經濟目標幾無懸念。而當新常態下經濟增速下降的趨勢確定之后,保持基本經濟增長是保證實現全面小康的基礎,因此就成為“十三五”的首要目標。值得注意的是,未來對經濟增長的理解將更加多元。目前市場普遍預測,隨著產能過剩、投資蕭條和制造業放緩,繼2015年增速目標由2014年的7.5%左右下調至7%左右后,明年可能會進一步下調經濟增長目標。

    第二,由要素型的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是經濟轉型的首要目標。衡量創新的指標中,R&D(研究與開發)投入是一個重要指標。咨詢公司麥肯錫(MCKINSEY)的數據顯示,去年我國的研發支出達到近2000億美元,相當于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大約2%,絕對值在全球排名第二。我國在專利申請的數量上領先世界,2013年超過82萬份,高于美國的大約57萬份。表面看起來,我國的創新有了很大進展,但這些數字掩蓋了人們對于中國創新的真正疑慮。到現在為止,中國一直只是“創新海綿”,即通過吸收和借鑒國外的技術、最佳實踐和知識來獲得發展。而從轉型發展的目標來看,只有真正擺脫“創新海綿”式的發展,才能算得上真正實現轉型。而要實現這一步,需要做很多扎實的基礎工作。

    第三,清理僵尸企業、化解過剩產能,實現企業增效升級是明年經濟工作必須要打好的殲滅戰之一。當前,央企面臨沉重壓力。財政部數據顯示,

    10月末,國有企業資產總額1173475.6億,同比增長16.8%;負債總額779163億,同比增長19%。但是鋼鐵、煤炭和有色行業繼續虧損。石化、石油和建材等行業實現利潤同比降幅較大。面臨虧損面擴大的不利形勢,央企改革可能會提速。兼并重組將是明年央企改革重頭戲,眼下很多央企已開始有所動作。當然,要處理虧損的國企,關鍵還在于推動國企改革,尤其是政企分開,才能讓這項工作順利推進。過去眾多國企的“僵而不死”,往往因為政企不分,所屬政府通過各種渠道輸血,包括財政補貼及銀行信貸等。要打破這種僵局,非得厘清政府與企業的關系,讓企業按照市場規律,而非官場規律辦事不可。

    第四,降低企業成本,激活企業內在活力也將成為明年經濟工作重要內容。近年來,我國實體企業成本加速提高。以工業企業為例,2014年年底規模以上工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中,主營業務成本占比高達86%,各種稅費占比9%,主營利潤占比僅5%。在主營業務成本中,原材料成本、資金成本、交易成本又占大頭。在各種負擔中,稅費重負最為企業家詬病。行業研究顯示,當前中小企業需要繳納所得稅、增值稅、營業稅、流轉稅、印花稅、契稅等二十多種稅項,面向中小企業的行政收費項目也多達五六十類。此外,企業為職工支付的社會保險費在工資中的比重相對偏高,也已成為企業經營的一大壓力。如果企業由于融資難、稅負偏重、成本高等問題喪失發展的動力乃至倒閉的現象大規模出現,那么實現中國經濟增長目標靠什么來支撐?

    第五,化解房地產庫存。繼習近平總書記此前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上首次將“化解房地產庫存”列為“四個殲滅戰”之一后,今次再度在中央政治局會議這樣高規格的場合做出強調,說明目前我國房地產最大的痛點就是高庫存。可以預期,在去庫存“殲滅戰”中,除保障房貨幣化安置之外,包括財稅、戶籍領域等配套一攬子政策將在明年密集亮相。此前,中央政府曾提出努力實現1億左右農業轉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鎮落戶,這被認為將對房地產去庫存產生長久利好。此外,相關部委在公積金額度管理、房地產交易稅費等方面已有政策儲備,為確保政策效果,購房首付比例、利率等信貸政策也可能同期出臺。

    第六,擴大有效供給,保持有效投資力度,著力補齊短板。習近平主席在日前召開的黨外人士座談會上表示,明年經濟社會發展特別是結構性改革任務十分繁重,戰略上我們要堅持穩中求進、把握好節奏和力度,戰術上要抓住關鍵點。當前推進的“供給側改革”必須完成兩大任務:將資源要素從產能過剩的、增長空間有限的產業中釋放出來;為提供中高端消費服務的“朝陽產業”輸送更多勞動力、資金、金融和技術。這將會帶來國內產業結構的調整和升級,尤其是服務業。再清楚不過,供給側改革為中央決策層新的發展理念提供了經濟理論工具,與“十三五”規劃所希望實現的發展理念和發展模式是相匹配的,可以肯定將成為“十三五”甚至更長時間內的主導經濟政策思路。

    第七,守住金融風險底線。銀監會披露,今年三季度末我國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升至1.59%,二季度末為1.5%。此外,商業銀行撥備覆蓋率167.7%,貸款撥備率3.26%。有專家估計,因實體經濟去產能、房地產去泡沫,明年各類隱性的風險或將加速暴露。傳統產業產能嚴重過剩,企業的投資回報降低甚至出現大規模虧損,企業償債壓力加大,債務違約風險上升;三、四線城市房地產市場持續去庫存,土地出讓收入不斷減少,地方政府還債壓力加大;股市、匯市異常波動風險猶存,債市調整壓力也將有所增大,這將加大金融體系的流動性風險。防范和化解不良貸款風險的任務更加艱巨。

    第八,繼續向改革紅利要動力。我國未來的改革難度越來越高,因此要高度警惕改革空轉,即改革只停留在紙面上,在實踐中并未推動。扭轉這種局面的關鍵是要讓社會力量廣泛參與改革,推動改革自下而上推進。事實上,我國很多成功的改革都來自基層的創新突破,農村改革、國企改革莫不如此。以開放促改革的最大作用,就是動員市場力量形成倒逼機制,對改革形成壓力,也就帶來了改革的動力。

    (作者系資深宏觀經濟評論人 上海證券報)

    上一篇:樓繼偉: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續的社會保障制度    下一篇:中央農村工作會議召開在即 農產品價格市場化或成重點
    福建31选7开奖18019期